單雙公式,語文,心中的一泓清泉

真牌遊戲

——樂語文賦

  挈竹榼以逸致兮,披鶴氅而登台。攬清風以盈袖兮,樂語文而開懷。

  樂語文也,勝景每覽,好懷常開。

  若夫春也,初雷數聲,殘冰幾塊;近郊紫紅,遠山青黛;飛絮競逐,遊絲相賽;粉蝶戀花,黃蛱繞菜;簾外燕舞堪憐,柳底莺穿可愛;鳥鳴春眠不覺,花落未掃猶在。

  夏也,朝雨迷蒙,暮雲叆叇;葉浮飄萍,波翻細麥;淺澗水靈,深林天籁;東海濤驚,北澤浪駭;芰荷覆水景致,牛鹭留人風采;西園草盛徑迷,南嶺藤多路窄。

  秋也,落日榴赤,流雲梨白;薄霧可織,明霞堪裁;山前秋草,庭下涼槐;靜菊獨傲,過雁相排;丹楓爛漫之極,白鶴野閑之太;碧落爽朗無雲,銀河澄瑩如帶。

  冬也,巷陌流光,亭榭溢彩;蘇幕密遮,紅櫻輕擺;寒燭影煌,暖日杳霭;絲竹冬丁,舟桡欸乃;翠竹環繞地閣,臘梅暗發山脈;涼風遍地驟馳,瑞雪漫天撲蓋。

  語文者,信有醉人之姿,更有養人之態。

  語文者,如桑前之所,泉後之宅;高朋座滿,雅客常來;美韻衆和,佳釀頻酾;歌闌箸落,宴罷冠歪。

  語文者,如同窗舊交,忘機少艾;垂虹胸襟,捉月氣概;可與登楚岫,渡秦淮,遊阆苑,醉蓬萊,攀絕壁之青松,撫窮鄉之古柏;指杏酒以約沽,臨陂路而議買。

  語文者,如绮閣綠眉,雕樓青睐,霧寰杏眼,雲鬓桃腮;可與之泛舟江南,系馬河外;盡曆三湘,遍遊九派;高歌土家,低吟苗寨,品笛中原,吹笳邊塞。

  無語文也,則競夜無眠,終宵多亥。

  苔痕侵壁隱憂,蛛網挂檐叵耐,盡懷低落之情,更無高馳之態,若抑郁于前失,如唏噓于新敗,顧瘦影以自憐,遣愁懷而無賴。

  以至傷途窮而路末,怨時蹇而命乖,向牆隅以流涕,聞畫角而生哀。

  嗟乎!草木一秋,人生幾載?每登高臨遠,觀雲望海,必曰:“不登象牙之塔,何愛雞肋之才?不付此生語文,何惜數尺病骸?”

  故出師訪友,夜坐書齋;遺策常求,古書每猜;閱文沉醉,讀詩盡呆;眼澀流血,骨瘦如柴;朝兢夕惕未休,口誦心惟不怠。

  語文者,洵爲一泓清泉也,可逸致,可遣懷,語文者,洵爲一泓清泉也,可逸致,可開懷。

  用第一抹光線的純淨爲世界畫一雙眼睛;用第一朵花開的聲音,爲世界唱一支歌,用單雙公式們初次觸碰的一顆心靈,在緊張的考場寫出一段話:讓愛永駐心間。因爲善是人間永不改變的真谛!

  那名肉類加工廠裏的工人正是心中有善,才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地給保安打招呼,最終救了自己的性命。善不是虛僞,自大,做作,不是只索取,不給予回報,而是平日裏的善言善語,是博大、深遠、平凡的。

  真正的善是博大的。

  姚明的善是博大的,不僅僅爲人類奉獻自己精彩的球技,而重要的是他呼喚我們要保護自然,關愛動物,那不吃鮑魚魚翅的公益廣告多麽震撼人心,讓多少麻木的人重拾了那份對自然生物的愛心,避免了多少動物被殘殺與死亡。姚明的善,我們需要推崇,請記住:沒有買賣,就沒有殺害!

  真正的善良是深遠的。

  “人人生而平等!”聽,這是馬丁在呼籲,呼籲我們種族平等和諧,互助團結,當前種族問題愈演愈烈,而馬丁百年前就呼籲我們要心存善意,善待他人,善待異族,這是深遠的愛。這種愛會隨著時代綿綿流長。

  真正的善是平凡的。

  人常道:“出門走好路,出口說好話,出手做好事,這寥寥數語包含了人們多麽至真的善。“良語一句,三冬亦暖,惡語一言,六月猶寒。”這體現了說話有多麽的重要。這是生活的善,處事的善。

  看,那踏著三輪車拾破爛的老人是誰啊!是白芳禮爺爺,他日複一日地拾破爛以供大學生讀書,他的每一張錢裏都有善的汗水,靈魂的香味。我們對這平凡的愛蕭然起敬。

  孟子曾曰:人有四心——謙讓之心,善意之心,羞恥之心,恻隱之心。這就是善,就是人間真“愛”,無論是一生只做一件事的科技領航人朱光亞,還是堅守藏區12年的高原並蒂蓮胡忠、謝曉君夫婦,無論是綠了青山,白了頭發的人民好書記楊善洲,還是臨陣火災現場指揮的鐵血將帥劉金國,無論是托住生命的最好媽媽,還是悉心照料生病養母12年的孟佩傑,他們都啓示單雙公式們:讓善永駐人間。“不求大愛無疆,但求小愛有情。”

  “但願人人都獻出一點愛,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