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州撲克2|瞧瞧,我們一家人

打魚機遊戲

   “年廿八,洗邋遢,老爸刷,老媽擦,德州撲克2來當個指揮家,任務完成樂哈哈,樂哈哈。”這是我小時候根據一句俗語改編的小歌曲——年廿八,洗邋遢。說到過年前的這個習俗,我可有說不盡的話語。
  以前,因爲還小,不能做什麽重活,媽媽也不許我爬高爬低地擦東西,所以我只好在家做個指揮家,檢查員,盡一份力完成大清潔任務。還記得當時家裏剛裝修完沒多久,家裏一團糟,過年的節奏又迫在眉睫,想晚一點收視也不行,所以那年馬馬虎虎地卻又可以說認認真真地把家裏弄得幹幹淨淨,整整齊齊,這就是當年過年時大清潔的盛況。
  慢慢的,慢慢的,時間慢慢地流逝,我也慢慢地長大了。
  這年大清潔很有“氣氛”,因爲太陽公公好像很照顧我們似的,怕我們在大冬天時用冷水洗這洗那的會很冷,所以放大熱量來使得周圍的空氣都溢滿了暖暖的幸福,那我就不用怕手腳冰冰涼涼的啦,所以我很積極地包攬了家裏一切刷洗擦抹的工作,因爲我喜歡玩水。
  這不,看我邊玩邊洗樂哈哈的樣子,老爸老媽相視而笑了。爸爸把放在陽台的梯子搬進來,妹妹一見覺得好玩,也覺得自己好像長大了,所以二話不說就爬了上頂,模仿著電視上的孩子在看星星的動作,我們都笑得見眉毛不見眼睛,我哭笑不得擡頭問她在幹嘛,她說她沒有到過山頂看星星,所以要爬上梯子上,爬得高高的才有那種感覺啊。我欣慰的笑了,原來妹妹也有這般浪漫的情懷,太可愛了。媽媽用似惡非惡的語氣呼叫著她下來,要知道,老媽子一出聲,我們全家人都不敢反抗,所以可想而知,妹妹當然驚慌地又小心翼翼地爬下來,用可憐兮兮般的眼神看著老媽子,老媽子嚴肅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笑容,好吧,妹妹又再次逃過一劫了,如果我在做錯事時擺出這副憐憫的表情,我會被她批得更慘,這就是姐姐與妹妹的差別啊,我不能羨慕的了。
  終于弄好一切後,我們都累得躺在了沙發上,連開電視也不想親自動手,大概當時我們全家人都在想如果我們能用意念控制自己想要的東西,那該有多好啊!最後還是要我這個姐姐出馬。
  你看我們分工明確就知道我們很快就全部搞掂了啦,瞧。我們一家人正坐在電視機前看春晚直播呢。我最喜歡李敏鎬唱的情非得已啦,爸爸媽媽你們呢?

    人生就像一杯白開水,加入可可粉,檸檬汁,這杯東西就會變得不一樣了。若想可口可味,就得看加入的是什麽了。
  是的,不用置疑。我出生在這樣一個貧窮的家庭,甚至都不被親戚朋友看好的家庭,整天都要憂慮是否有飯吃,書能否讀得上,這日子過得比誰都難受。
  就算年紀再小也經常聽大人講起“適者生存”這個成語,這個社會就是那麽殘忍,你不去克服它,它就會反過來吞掉你。于是一年級就已經在家裏擔任了“小大人”,父母親整天外出打工,什麽事都是我我做,無論發燒感冒,一如既往。我很感激父母把我們倆姐妹培養得如此堅強,獨立。因爲我們早已懂得我們不是富家子弟,沒有榮華富貴的生活,我們只有盡早地爲以後艱苦的人生做好准備,是不允許有任何怨言的。
  正如母親所願,我勤奮地讀完了小學升初中,日夜不停地努力,總害怕哪一天別人趕上了我,我害怕看到父母失望的臉。可我也幸運擁有開明的父母,並不埋怨我中考的落榜。雖說如此,我從中考一直到現在,那記憶還不斷地在提醒我的失敗,總感覺對不起父母,也對不起自己。當我在現在就讀生活的高中時,我無時無刻都覺得自己在“享受”失敗的結果,可面對現在的家庭狀況,我並不能如此沉淪。一旦沉淪下去,我的人生就完了。
  就是姐姐的嚴厲的一句話點醒了我:“我們家庭並不富裕,中等家庭都不知道算不算得上,可你現在爲你的未來,你的人生作出了什麽努力?來改變你自己?我頓時無話可說,但也一句話點醒了我,一個茫無目的的我,那就是:人生是由你自己掌握的。
  人的生活循規蹈矩當然好,只可惜我不是這樣的人。16歲,瘋狂地青春期。正值旺盛的時候,做出的事情有些人可能無法理解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好,就在一兩個月前我去了打鼻釘,是的我喜歡,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就是壞女孩,並不是我本質就變了,我還是原來的那個我,我只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,可換來的卻是母親的責罵,是母親的思想保守,還是我個性太張揚。人生難免有多多少少的事情不被理解,只能無可奈何地去改變自己。
  我很樂意用我的愛好把我的人生增添色彩,我也不願意爲別人改變自己生活的本質,這就是德州撲克2的人生。